Isabellathebridge

忧愁时,就写一首诗;快乐时,就唱支歌,无论天上掉下来的是什么,生命是美丽的

手寫協會-LoH:

浊余:

  • 只要我能在我的囚牢中每天一次看见这位女郎,这地球的每个角落让自由的人们去受用吧,我在这样一个牢狱中已经觉得很宽广的了。

    ——《暴风雨》

  • 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,只是,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?

    ——《异乡人》

  • 我正在想到欧洲的野牛和天使,颜料持久的秘密,预言家的十四行诗,艺术的避难所。这便是我想到的,我能够和你共享的永恒,我的洛丽塔。

    ——《洛丽塔》